黄森永:槟游记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冠状病毒犹如指尖上黏稠的鼻屎;想要把它弹掉,它却又黏上了另一根指尖,挥之不去;从2020年弹到了2022年,时间也就这样地随着用过的口罩一并丢弃了!

被疫情“绑架”了两年多后,公司终于又主办出游活动了。生活真的需要正能量,日子才能继续下去啊!三天两夜的槟城之旅,大家五颜六色轻装上阵,久违了的驿动之心,随着大伙儿的兴奋之情一同起舞,喧闹在机场,从集合到登机,就这样有声有色地出游去。

我第一次拜访槟城是小学毕业之旅。当年,搭乘飞机是件非常奢侈的事,因此不在预算内。我的一个星期的小学毕业之旅,乘坐巴士,从南马到北马,一路上在不同的城市留宿。很多时候我们留宿在预先安排好的学校,因此每个学生多数时候都是白色校衣搭配黑色短裤。黑白的颜色,单纯的小小心灵,怀抱着无限的好奇心,惊喜地看着外面的花花世界!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