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两位母亲的诗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应该是巧合吧?2020年与2022年最后一期(都是12月30日)的《文艺城》,我都幸蒙谢主编裕民先生垂顾,在两个双数年杪选刊了三首拙诗。更巧的是:其中的《垂暮之歌》和《阿尔茨海默症》,是写给两位母亲的诗。

《垂暮之歌》是我专门跑到J城匆匆见了学生阿翔后,在夕照回程的城轨上写给他母亲的,诗歌发表的两周后,母亲就永远地离开了阿翔(详见2021年6月2日本栏拙文《垂暮之歌》,该文亦收录于2022年5月出版的拙作《吃喝玩乐》文化随笔集中)。阿翔是我在C国G省Z市一所港制大学的学生,大一上了我一门带学分的必修课之后,大概觉得老头的讲课还算合他“口味”吧,跟着又在完全不能给他学分的情况下,旁听了我两年的一门必修课和三门选修课。一直到阿翔上了大三下半年,好不容易才有机会“抢”到我的一门选修课。“抢”是因为开放给全校的通识选修课,名额只有50个;“大三”是因为选课制度规定“按级开放”——先开放给大四生,有空位再让大三同学选,之后再按级开给大二和大一。据说,我的选修课一般都在几分钟内被抢光光哈。记得班上有位女学生,从大二起的每个学期都能很神奇地抢到我的选修课,且一路成功抢到大四!等她毕业那年,我终于忍不住问她是怎么办到的?哎呀呀,原来她每一年都出“重金”拜托大四的同学帮忙抢课,然后在“试读”两周后的加减课时段内“交易”,算是“花钱买课”吧。感动吗?以后再说吧。

《阿尔茨海默症》则是写给家母的一首诗,原题为《爱尔之海默症——记母亲忘记的》,全诗如下: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