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葆:艳阳下的春意闹

订户
剪纸艺术:北方舞狮,狮子滚绣球。(作者提供)
剪纸艺术:北方舞狮,狮子滚绣球。(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春光明媚,新年伊始,一切美好的事物正要绽放,春色春意,热闹而至了。

过年时候,我喜欢吃一种白杏仁饼,一个个类似象棋大小的饼,叠罗汉的并排在罐子里,略带香气,也不甜腻——疫情时期,还有摆卖,只是去得太迟,已无存货;大概他们也不敢做太多。那时朝令夕改,街道时而开放,时而封锁,不像南洋吹过年热风,反而不时冷雨袭人,仿佛天象遽变,随时有隐隐的灾祸降临。如今暗云散去,似乎是大病初愈,市面的热闹不过缓缓漫上来。外国友人归来,指明地点在茨厂街约见——忙说不要,可否改去另一个地方。有时避无可避,顺路去买点什么,像那家文具书店,以前不知进出多少回,如今不过想买副老花眼镜,问一声,柜台妇人冷着脸,头也不抬说:没有。这店卖着各尺寸的大小日历,正版翻版的命理师运程书,甚至少见的娱乐博弈用具,牌九麻将,很有古风。或许生意大不如前,待客冷淡。他家门口食摊一字排开,卖鸡饭云吞面什么,几乎清一色缅甸人主理——不懂为何,只觉是好像外地来客帮衬的多,后来大车站搬走了,也更加就冷清了。杂货行旧公会外来了印度人饭摊,不是融入多元化,而是某种华人老区沧桑没落,转换了旧瓶装新酒,老饼家修葺成类似咖啡馆,蜂拥的青年男女打卡现象不过是夕照的金黄阳光。旧友约商场美食中心里,众声喧哗,不晓得是今夕何夕,我们的过去现在,被消融其中,而这座城的前世今生如同雷峰塔倒塌,再也找不到旧痕遗迹,有的话,也是变质了。我终于承认,如果有爱,一条陈年街道一个历史城区,虽存犹死,灵魂不复依附,爱也无从流连。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