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智成:玖姨

订户

字体大小:

话说当年我才刚踏入不惑之年,就身陷囹圄。看似与我这条胸无大志的小池鱼毫不相干的一场金融风暴,突如其来地就把我卷起,凌空天旋地转;还没弄清楚情况,人已经一头栽入汹涌的洪水,载浮载沉。在那样满目疮痍,人人只求自保,再也顾不上道义信诺的时刻,非亲非故的玖姨有如天降一截恰好让我抱着不至于沉溺不复的浮木。浮木不关钱财,就只是一个信念。在求助无门的时候,信念可以是源源不绝的力量,支撑着坚持咬紧牙关的人。剩下的就只是静待时间,时间它总会依序自顾自地流淌。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