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志贤:议论孰能忘忌讳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香港人特别注重好彩头,对谐音字又非常敏感,所以很多物件都要改名,猪肝的“肝(干)”字听起来不吉利,改叫“猪膶(润)”。苦瓜叫凉瓜,通书(输)叫通胜,都是当地特有的叫法。如果你在香港说“人民币”,便知你是外地人,他们叫人民币作“人仔”,原因是,“人民”怎么可以“弊”呢?

洋人不喜欢13这个数字,但东方社会的数字忌讳却多得多。有很多人买汽车时,宁愿多付钱也要避免分派到碍眼的车牌,所以拍卖车牌在东方社会行很通,但在西方却没有市场。华人更把忌讳扩大,为尊者讳,为亲者讳,电视剧《琅琊榜》中的梅长苏,写母亲的名字时总要减笔避讳。在小说《神雕侠侣》,连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写夫君杨过时也把“杨”字故意写少一横。红楼梦里,林黛玉的母亲叫贾敏,她写“敏”字时会缺一两画,读书遇上“敏”字,皆念作“密”,秦始皇名“政”,离我们两千多年,余威犹在,相传我们读“正月”时要读作“征月”,是为了避他名字的讳。

封建时期,皇帝姓名最是忌讳,挂在口边是会杀头的,所以帝皇的名字通常都用生僻字,以免引起民间太大不便,而且很多皇帝驾崩后不久便为人淡忘,影响还不太大,康熙的影响则较为深远,他叫“玄烨”,玄是常用字,现在还看到对“玄”字避讳的痕迹。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