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美在空无间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古老东方对美有一种态度,贵在含蓄重在克制,不喧哗不张扬,不说尽不道破,在无声处寻觅天籁,在无色中饱览万象,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每当完成一幅新作,偶尔会先发给老友们过目。三月天让人想起了即将到来的樱花盛开,也思念起似乎许久不见岛国风铃木繁花满树的盛景。一时兴起,就想让幻想彻底浪漫一回,也让樱花在岛国放肆烂漫一回。其中一老友立即回说好看,并好奇补上一句:画是不是还没完成?我想老友指的应该是背景樱木的枝干,看似还未勾描上色。老友有所不知,我画远树向来写意多于写实,于是解释说那是刻意留白处理的。

我没学过传统水墨画,但对传统作画的留白美学格外倾心。留白不画,其实也是画了,就如宁静无声,何尝不也是一种声音?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