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雁冰:一切都会好的

(周雁冰摄)
(周雁冰摄)

字体大小:

只有面对,事情到了,时间到了,答案就会自然摆在眼前。人会自然走进那个答案里。用心,顺天意。一切都会好的。

那天你问我人要怎么样才会快乐。我很自信地给了你一个答案。但其实,人怎么可能会一直快乐呢?我们都是荡漾在情绪的海洋里。只是或许,在你看来,我好像比较可以保持一个基本快乐开朗的基调,所以你才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吧。

或许那天我给你的答案让你满意,或许让你困惑,但生命的最细腻处,最神秘处,怎么可能变成话语文字,明明白白地说给你听?

有时候那像是一个人最深沉的秘密,在个人的心里,其实都还处在一个混沌的阶段,你却要我从混沌中,拉出一条线来给你,让你看到光。就算对我来说,答案很清楚,我又能否毫无保留地说给你听?

你一个一个问题地问。我一个一个问题地答。这真是一个奇妙的经验。

我们好像一起在寻找什么。我其实也在你的问题中寻找我自己的答案。我能说什么?我该怎么说?

但那是一个愉快的经验。我们像是一起走进生命大花园的孩子,有了一小段一起发现花园一隅的机缘。

可其实人生里面,很多问题都没有答案。

我记得小时候,师长们总爱说故事给我们听。有一套故事书是我特别喜爱的。是一套可以一本一本像水墨册页一样打开的儿童故事书。那里面的故事,像所有的中国儿童故事一样,都在说一些做人的道理,说一些人世间应有的价值观。想要用动物们的故事,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人。

那里面有贪心的猴子,说谎的八哥,骄傲的小猫……还有很多其他做错了,或做对了的小动物。每一个故事都很短,每一只做错的小动物都在故事的最后受到惩罚;每一只做对的小动物都在故事的最后得到赞美和嘉奖。

我们长大以后,有没有跟着故事里说的那样,跟着故事的教诲,做一个“好人”呢?

小时候,给我们说这些故事的师长们,他们有没有贯彻他们给我们的教诲呢?他们说故事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还是故事只是故事?更何况那都不是人的故事。

很多问题都没有答案。

你大概是一个善良敏感的孩子,长大以后被大人世界的不守规则和混乱吓坏了。

其实不只是你,我也经常不知所措。

或许,你小时候就已经看到大人世界的不守规则和混乱,小时候就被吓坏了。

好笑的是,这或许正是我可以看来快乐开朗的原因。因为小时候的我,活在自己想象创造出来的泡泡世界里,现实世界的不完美都被我自动浇上七彩的流光。我都会自动把不愉快的删除,保留下所有闪闪发光的部分。小时候,我的世界里的大人,就算再不完美,都是完美的。

你想想,你从小就被这外面的大世界冲击着长大。而我,却只有在准备好, 成人以后,才看到真实的世界。

我当然也错愕,但我已经准备好,已经懂得即使很失望,对方也不过就是一个人。一个破破的人。因为破破的,所以很害怕。害怕别人看到自己的破处。更害怕自己的破处会越来越脆弱,一不小心会被撕裂,越来越大。

但老实说,一下子那些完美的大人都不见了。看到的都是破破的人的时候,会有一种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难过。

不过或许我们都应该还是感到安慰的。因为尽管大家都是破破的,弄出来的家庭、社会、世界也是破破的,心里却还是相信光明,期待光明。就像你,就像我,还会想要在生命花园里寻找快乐。

所以小时候读的故事书,还是有用的。

小的时候,它们让我塑造了一个完美的世界。心向光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破破的大人们,给孩子们讲这些故事,也在重温着一代一代人的信仰。寄望下一代可以活得更磊落,更美好。这样子,他们自己身上的伤口,是不是有被愈合一点点?心里的暗影,是不是有变光亮一点点?

当贪心的猴子,说谎的八哥,骄傲的小猫……发现自己的错误,道歉,还被朋友们重新接受、重新爱护的时候,感受到温暖的何止是听故事的孩子。

很多问题没有答案。至少,我还在寻找答案。有时候,答案不是想出来的。只有面对,事情到了,时间到了,答案就会自然摆在眼前。人会自然走进那个答案里。用心,顺天意。一切都会好的。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