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最是难了人情债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2022年杪出版了一本小书《人闲词话——木子歌词修辞索引》, “包山包海”的老友阿福(很多人的名片都忒爱将学历文凭显摆出来,福兄或可印上BSBH哈)在我还没回新过圣诞之前,就已安排好一场名为“有故事的人,有故事的歌”的新书发布“说唱会”。因为说的比唱的多太多了,加上“神秘嘉宾”的现身寒暄、登场聊天、回忆感念、即兴表演等“意外”环节,准备好的五十几页PPT“唱词”尚未及“说白”,“说”唱会就已经“笑闹”了将近两个小时,只能“见好即收”,把大部分的遗憾留给了卓尔书店。

同时也包办分销的阿福,把小书送到友谊书斋时,负责人S先生要求在他宝地也来场新书发布会。阿福游说我道:“反正你的PPT还有一大半没讲,干脆来个Part 2吧?”一则有感于福兄的热情与辛劳,二又念及某天在书斋偶遇林师万菁教授,他还特地向S先生介绍我是“得意”(也忘形)的门生,千丝万缕的牵牵扯扯,那就允了吧。果然不出我所料,阿福和友谊沟通后,S觉得有些经典歌曲像《雾锁南洋》《故乡的老酒》《遗忘过去》《温柔的夜》《家》等等,虽然在卓尔的Part 1中已经讲过,还是必须再唱。

我在三地大学这15年间,最恼的正是一门课开多个班,连笑话也得一周内重复多次!因此,我常会自请在三个学期开出九门不同的课程,即每个学期三门三班,争取一年半后才重复笑过的笑话。若因太多学子选修而不得不“加班”,最多也就一门两班。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