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特写

陆思良:横滨在望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太平洋”并不总是很太平,此次环球航行预定11月24日到达日本横滨,就在接近终点港口的11月23日那天,天空忽然阴云密布,狂风呼啸,白浪滔滔。水深近6000米,海面上掀起的十米以上巨浪,猛扑“和平号”,打得船舷走廊的长条玻璃窗碰碰作响,非常吓人。

游轮剧烈摇晃着,我吃完午餐正走回去舱房的半道上,只见住我们隔壁的J大叔慌忙迎面拦住我,要拉我去找船方管理层论理,说他们不该此时关闭锁紧了所有通向甲板和天台等处的大门(不让人跑出去,以免发生意外),我问为什么,他语气颤抖答,要是船将要翻覆沉没,也应该给我们留条快捷的逃生之道啊。我差点笑岔气,连忙安慰他,大叔放心啦,没事的。

我硬拖着J大叔和我一起回去各自舱房,走到靠近我们住的舱房的走廊,见到很多船员和工作人员聚集在那里,忙问发生什么事?原来,刚才一阵巨浪居然把我们邻近某舱房的舷窗玻璃击碎了,海水从开放的窗户涌入,导致舱房内外乃至走道的一部分积水,这些人正在清理和抢修。这场面让J大叔再次想要“呼救”,他转身找我,我早已趁他不留意,溜进了我的舱房,关上了门。幸好我的舱房没有进水,我便贴在门上,兴致勃勃听J大叔和几个工作人员大声争辩了好半天,最后没了声息,终于有人把他劝服或是干脆不理他了?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