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特写

陆思良:尾声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海上航行结束,离开“和平号”,我们在日本逗留了两个星期,形成饱满的尾声。

之前,在网上购买了外国人专用的JR优惠通票,到日本后,使用通票坐火车(包括新干线)来回穿梭于各个城市景点,十分便利。我们游览了横滨、东京、京都、岚山、金泽、箱根、姬路城、奈良、广岛──名副其实的走马看花,却也心满意足。

有个别开生面的“镜头”记忆犹新:在东京车站内,黄昏的高峰时段吧,人潮拥挤,等车的男女排成一行行纵向队伍,我们也在其中。我看到隔壁纵队里有个肩背挎包的男青年,正专心致志滑手机,我注意到,他戴着一个雪白的大口罩!可能他感冒了,由于某些原因又不得不出门,就自觉戴上口罩,以防把病毒传染给别人。那是2017年末,当时场面,摩肩接踵的千百人里头,只有他戴着密实的大口罩,形象鲜明,引人注目,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两年过后,冠病疫情开始肆虐,演变成全球大流行,历时四年仍未罢休。近年,人们出行或聚会,尤其人多的公共场合,戴上口罩已经成为常态。至今我每每回想东京车站内那“少见多怪”的一幕,触目惊心的感觉油然而生,那真是一个预言,一个警讯,一个缩影,一个尾声中不协和的高分贝杂音。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