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泛舟

张泛:海上花木兰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你听说过“海上花木兰”吗?她没代父从军,也没沙场杀敌,她也不是一个女孩,而是一群妇女,从当年开始五六人的班,发展到今天百多人的团。

我89年常驻北京以后,经常走南闯北,赴东往西。为了将东北黑豆果浆,也就是“黑加仑”通过大连港运载到英国港口,得安排走辽宁外运的“车皮”(车皮是火车车厢的俗称,也叫铁路货车),那时也干些风花雪月的事,比如说在大连服装节当个模特大赛评委,或是躺在丽晶酒店彼岸的老虎滩上数星星……噢,这当然不是入选模特的天文学答题环节,各位看官别过度联想,那个年代沙滩上会有解放军巡逻,我必须是个作风端正的外宾才能无悔入华夏,不然护照上给盖个“章”,那可悔死。

在大连与当地商检部门混熟后,又去了一趟鞍山,在汤岗子泡了温泉,据说皇帝也在那里泡过,也在盘锦吃了天下第一米,又在别名筝岛的葫芦岛见识了双手弹拨的蝶式新筝。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