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定味

简妮丝:鼻观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宋人好香,据说大词人黄庭坚偶得名香“江南帐中香”(又名鹅梨帐中香),写下:“百链香螺沈水,宝薰近出江南。一穟黄云绕几,深禅想对同参。” (《有惠江南帐中香者戏答六言二首》)同为爱香人的老友苏轼答诗:“四句烧香偈子,随风遍满东南;不是闻思所及,且令鼻观先参。” (《和黄鲁直烧香二首》)

古典雅趣少不了“烧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两人一唱一和,苏轼赞黄庭坚隽永美诗如香四溢东南,又夸这难得的“宝薰”定不是“闻思香”所能及,所以需用鼻子来“观”,方能体悟其中奥妙。此处“闻思香”又是另一古代名香。不论“鹅梨帐中香”还是“闻思香” ,以鼻观之、以诗论之,都乃是人间不可多得的乐事也是盛事。只是当时满室盈香早已消散,古人风雅却令人向往。

现代香氛更为千变万化,高级定制香水店卧虎藏龙,店员谈起各式香,有声有色,有文学有艺术,我才发现以往讲得颇为细致的“前调、中调、后调”已然不再是最时尚的说辞。店员将香水喷洒黑色折扇上向我轻摇折扇,一缕缕柔香扑面,伴随各种香味的是耳畔传来:“这是南法的夏天”、“这是阿尔罕布拉宫下翻涌的水流”、“这是Edith Piaf的名曲《玫瑰人生》”、“这是比才最后的歌剧《卡门》”、“这是高更在大溪地创作的油画”、“这是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剧《天鹅湖》”……当香的气质与文字契合,当香的内涵被升华,香与歌声、记忆一同在脑海里勾勒出似有若无的画面,短暂闪现却调动着情绪,一呼一吸之间,我仿佛穿越了几个世纪,走过了炽热的沙漠与寒冷的冰川,品尝了几段人生的悲欢离合。在现代营销的场景里,我竟然体验了一把鼻观世界的徜徉自在。店员这时轻轻说了一句:“高级香水卖的不是味道,是感觉。”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