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缘

陆思良:又是医院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我的大肠憩室病有四年多没有复发,以为情况已经稳定,不料去年底又出现便血,只得住院治疗。

几年前发病时,去附近公共医院,紧急门诊等候几小时,在观察房间又是一两个小时的“冷处理”,晕眩呼叫后才受到重视。医院人手紧,医生认为这种“良性疾病”并不危急,所以需要等候。那次出院后遵循女儿建议,转去私人医生/医院,这次出状况,立刻联系医生,医生与院方做了沟通,我到达医院时马上接受医疗处理,没有延误。

但是“公私”不能一概而论,所谓“各有千秋”,同公共医院相比,私人医院的病床床位较为紧缺。之前两次公共医院住院,都是单人病房,这回私人医院即使四人一间的普通病房都无空位,要我转院,在医生的一再坚持下,才通融让我住进了心脏专科的四人房(我是肠胃病)。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