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衣草

刘培芳:光阴的颜色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热浪滚滚,全球暖化,厄尔尼诺气象肆虐,岛国也难以幸免。家里像个大焗炉,外出浑身如烘烘火球炙烤,令人心烦意燥。所幸热气旋散后,偶尔飘来阵雨,偷得片刻清凉。

赤道上过日子是我们的宿命,除非移民,别无他选。我们学会接受,也学会随遇而安,阿Q感知洞天福地。岛国四面环海,气候虽酷热却不至干燥,溽暑里有温润,日头白花花,再高温也从未超过摄氏40度。

在路上,你看那成行成列树木,风中摇曳着叶片,葳葳蕤蕤葱茏簇拥的,明明不就是绿色吗?可艳阳下它们竟闪烁着红橙黄绿蓝靛紫各色光泽,于是你知道那些叶子里的油脂含量有多丰沛。钟花蒲桃如此,香波垒和桃花心木亦然,还有很多其他树种也一样。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