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泡面

周维介:扑通一声跳下水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井底蛙眼里的天,只是井外天的一斑半点——黄意会摄影作品《井蛙》。(作者提供)
井底蛙眼里的天,只是井外天的一斑半点——黄意会摄影作品《井蛙》。(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蛙,不再是童谣里“一只青蛙一张嘴,两只眼睛四条腿”那般单纯,它的“扑通”之声,不再激起快乐的水花,而是令苍生皱眉蹙眼的浊浪。

尽管海岛当下的华文氛围不似热带气温常年居高不下,庆幸《数青蛙》这首儿歌在小不点的语言学习中仍有立足空间:一只青蛙一张嘴,两只眼睛四条腿,扑通一声,跳下水;两只青蛙两张嘴,四只眼睛八条腿……如此一遍遍层层加码,“扑通扑通”之声不断加长,石烂松枯、星移斗转,小朋友们就是喜欢,在家也频频向父母下单吟唱,乐此不疲。

幼儿被“扑通扑通”之声启蒙,上了书馆学堂,老师持续灌输它是吞苍蝇灭蚊子锄奸灭恶的益虫形象,使它在童子心中的形象指数扶摇直上,羡煞其他鸟兽鱼虫。看官记否,《小蝌蚪找妈妈》这科普童话常青树,通过一波三折的感性寻亲过程,让幼童了悟蝌蚪蜕变成蛙的过程;格林童话《青蛙王子》与西藏民间故事《青蛙骑手》,蛙儿都是高尚王子的化身,人们对蛙一往情深,仿佛独沽一味。

拜儿歌童话之赐,童子们对青蛙敏捷温和的形象始终美好。若有村居生活加持,对蛙的情感肯定添加几分——沿着我旧居左侧围篱,有一条小水沟,来到家门口时沟面扩大许多,雨后水位大面积提升,便成了嬉水天堂。这时刻,趁母亲不留神,我常携带豆瓣酱罐子到浅沟里玩水,捉路过贪玩的小舢舨鱼,或伺机寻捕难得露脸的寸把长小青蛙,它身躯润滑,带着浅浅纹理,美极。捕捉它,无需道具,通常手到擒来。捉它,纯粹好玩,过了瘾便让它回归水草丛间。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