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缘

陆思良:病房趣闻

字体大小:

在满员四人病房住了几天,趣闻轶事不少。

我是四号床位,D病人。其他三位跟我年纪差不多,说老不太老,却也在谈论何时开始拿CPF退休金了。

A病人清瘦矍铄,开朗健谈。他说他一直身体很好,没生过什么病,前几天走路上坡时突然感到一阵呼吸急促和气闷,回家休息后没事了。老婆觉得不可大意,催逼他去看医生。医生做了化验,发现他有高血压和高胆固醇等,再做进一步检查,竟确诊心脏血管堵塞,立即住院动手术。

“手术进行几个小时,装了三个支架。”他向我详细解说,“手术过程中我并没有全身麻醉,眼睛盯住显示屏幕,自己的心脏内里看得一清二楚。我必须保持清醒,听从配合医生指示,随时屏气、吸气和呼气……”他说得轻松自在,我听得心惊肉跳。他总结道:“所以啊,人老了,不可太自信。我平时三天两头吃辣椒螃蟹,以后要忌口。”出院那天,护士叮嘱:“回去好好谢老婆,她救了你一命。”他答:“先去看孙,我有六个孙呢!”

B病人应该颇有地位,很多人来看望他,态度都很恭谨甚至巴结。两个年轻女儿,以及仍还显得年轻的妻子轮换陪他,总听到他为什么小事训斥她们。有天早晨他按铃叫来护士,抱怨送来的早餐是“一堆垃圾”。负责订餐的员工来了,声辩道,早餐配套是你自己选的,他却一口咬定,员工没有给他看全部餐单,故意误导他。院方息事宁人,拿来餐单,让他再选了自认“满意”的配套,过后送来了,他原封不动尝都不尝。此君晚上10点过后仍躺卧病床煲电话,时不时很大声。看电视到午夜,音量扰人,A病人屡屡在床帐内咳嗽示意,不见效,不得已唤来护士,请求转告B,是睡觉的时间了。

C病人是个商人,善于通过与医生护士的刻意交流,彰显他的业务做得如何火红,在越南、泰国等地都设有分厂或办事处。后一天,A病人和B病人出院了,晚上有个印度尼西亚籍的中年护士来给他换药,他和她攀谈起来,一个陈述成功史,一个哀叹辛酸经,越说越投机。可能觉得病房里只有我(正假眠呢),没甚顾忌,说起那护士至今还没有小孩,C病人坏笑揶揄,哦,是没有时间呐?那护士含羞嗯嗯。双方“尺度”倒也默契得恰到好处。

人一旦生了大病,精神涣散,自然而然就少了层防护,多了份暴露。同病相怜,随心所欲亦情有可原,苛求“洁身自好”未必合适。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