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遗珠

木子:疫情流行词

2020年9月,为落实安全距离措施,圣淘沙沙滩限制访客活动范围,且每组最多五人。(档案照)
2020年9月,为落实安全距离措施,圣淘沙沙滩限制访客活动范围,且每组最多五人。(档案照)

字体大小:

疫情后,C国各类媒体——不论官主民办、规模大小、载体硬软、读者众寡……纷纷总结这三年间最常出现的“疫情流行词”。老头闲着愁无事,晾着怕有事,遂将不同版本的疫情流行词加以整理、整合、整顿、整编,并按数目顺序分类胪列,以飨看官们。

最为触目惊心的当然首推“六病例”,即“确诊病例、死亡病例、重症病例、轻症病例、疑似病例、无症状病例”。记得有段时期《联合早报》还天天更新世界各地的确诊和死亡数字,真是骇人听闻啊。疫情期间,C国为了限制人流(不是“人工流产”哈),推出了所谓的“六码”,即“健康码、行程码、场所码、红码、黄码、绿码”,规定“红杏”一律不准“出墙”,呼吁“黄袍”千万莫要“加身”,允许“青枝绿叶”稍稍突破重围。

小一号的是“五密”:“密闭空间、密集场所、密接场面、密接者、次密接者”;上两期拙文言及的“密接者离”,正是源于其中的第四“密”。如将“密”字底下的“山”改为“虫”,也有“五蜜”,但却和疫情无关:“小蜜、闺蜜、嗅蜜、扎蜜、酒蜜”。有兴趣的看官或可上网搜搜“五蜜”是“希蜜意死”(闽语)哈。

“四”字开头的是“四疫”(“染疫、防疫、抗疫、战疫”)和“四封”(“封锁、封闭、封城、解封”)。为了避免民众大面积“染疫”,C国从小心翼翼“防疫”,中流击楫“抗疫”,乃至大张旗鼓“战役”,一意孤行的决心和毅力,令百姓箝口,举世侧目。

紧跟在“封锁、封闭、封城”之后的是“三控”,即“封控区、管控区、防控区”,没曾想“区区”小控,却迎来奇大的“三货”(“囤货、抢货、换货”)!或者“三祸”(“病祸、毒祸、人祸”)?让我最有发言权的是“三隔离”(“集中隔离、居家隔离、自我隔离”),因为疫情期间我被隔离了78天!对于隔离的各种数字组合如“28+14、14+14、14+7、7+7、7+3”等,更是如数家珍。带“三”的还有“三距离”,即“社交距离、一米距离、安全距离”),咋就死咬不离呢?最后是“二课”,也是我驾轻就熟的“远程上课、网络授课”。

冠状疫病虽然不能确定是“东邪”或“西毒”,金庸武侠小说中的“杨(阳)过、杨(阳)康、王重阳(二度染疫)、欧阳锋(Oh!阳?疯!)、阳顶天、杨逍(阳消)、全冠清、郭襄(一生没杨过)、九(久)阴真经”等谐音梗或歧义梗却昂然登场“笑傲江湖”。天才网民对成语的“翻造”也颇怪趣,像“得疫扬扬、发阳光大(二者皆为不隐瞒病情之意)、烧纵即逝、杳无阴信、人阳码翻、回光返罩(恢复戴口罩)、不疫乐乎”等,也算用心良苦了。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