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渡鸟

文树森:北游记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三年前一众好友安排了北极游,船航因冠病疫情暴发延后,今年终于成行,好不容易。过去两次北游都因意外和俗务不能如愿以偿,第三次也因全世界扩散疫情,几乎再次告吹,三过其门而不入,望北兴叹。

多年前与家人远赴北极圈,观看冰河。自幼一直着迷冰天雪地的情景,省吃俭用,终于储存足够旅费,兴致勃勃北游,人算不如天算,启航不到三小时,深夜船内机舱发生火警,700多名乘客慌忙半梦半醒间逃生,全数坐上救生艇做好准备,一旦火势升级,马上丢进零下30多度的冰海漂流待救。游轮旅客大部分是长者,我已近半百,竟然是倒数最年轻的三位。火势虽然稍退,船长衡量风险后,为安全起见宣布弃船过档附近游轮,回头是岸,个中多番折腾,犹如海难电影,一辈子难忘。

毕竟冰海游是还愿名单中的首选,若干年后再度重返北海,首日风平浪静,天朗气清,环顾左右雪山,一片片白茫茫,甚为壮观,十分惬意。正乐在其中,怎料突然接获远方通知,业务急需马上火速打道回朝,结果我一人弃船,第二次北游难产,几经辗转折腾回到繁华世界,继续无奈为口奔驰。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