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外山

周雁冰:东京一面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清姬化身龙蛇妖魔渡河 。月冈芳年,木刻版画,1890年。(作者提供)
清姬化身龙蛇妖魔渡河 。月冈芳年,木刻版画,1890年。(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我想我不会要当一个日本女人。至少,不在东京。如果你不是一个充满“日式男子气概”的男人,你大概也不会喜欢东京。

来东京这两天,我还是不怎么喜欢这个城市。我可以想象为什么有许多的男男女女在这个城市选择当“蛰居族”。如果我生活在东京,我大概也会多数时间呆在家,外面这个建筑物鳞次栉比的城市,感觉冰冷又无情;对一个女性来说,也有太多让人不舒服的元素。

例如一个放眼望去,都是穿着白色上衣的男士们在工作的办公室。这让我想到我在做的口述历史项目里面,老报人先辈们描述的过去的办公室情境。女性是极少数,男性不仅被赋予权力,更互相簇拥对方上“神坛”。可以想象这个日本办公室里的元老级上司,都是被神化的人物。叼着烟,喝着酒,有超能力。

例如经过一家大桥下的日本餐厅,人头攒动。我以为有好吃的,想要进去,却看到在座各位,没有一个女人。全都是男士。桌上摆满啤酒。我赶紧走远。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