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玉武:来自克鲁斯先生的震荡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两个月前我写了一篇文章关于Tom Cruise(汤姆克鲁斯)2022年主演的电影《捍卫战士:独行侠》(Top Gun: Maverick),电影里克鲁斯真正驾驶战斗机拍摄高难度镜头,61岁的他在一群年轻的俊男中,魅力丝毫不减,状态极佳,表演完全在线,剧情扣人心弦,让我相当振奋,听说后来名导Steven Spielberg(史提芬司匹堡)在某个场合表达,克鲁斯的这部电影救了好莱坞,这部电影让观众回到了电影院。

一个多星期前,我看了克鲁斯的另一部新片《不可能的任务:致命清算第一章》(Mission Impossible: Dead Reckoning Part One),电影里,我看到了之前就名声大噪,由他亲身上场并要求重复拍摄了很多遍的,开着电单车从悬崖飞跃而下最后打开降落伞的惊险镜头。

“笨”方法赢尊重与回报因为之前就已经在制作特辑看过这件事情,所以看电影的时候已经有了预感,但就是因为知道克鲁斯拍摄这个镜头背后的故事与付出,因此对他更加敬佩。以现在的电影科技,这样的镜头绝对能够在一个安全和舒服很多的环境下制作,后期制作能够弄得非常逼真,但克鲁斯的两部电影都用了很“笨”的方法,不但极度危险,也给拍摄增加了极大的难度。这样吃力的方式在绝不缺科技制作资源和水平的好莱坞来说,绝对是逆流而上,我很庆幸克鲁斯的付出得到应有的尊重与回报。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