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空间

阿果:活在时间境外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本以为把口罩摘下了,生活就可回到从前;只是从前,从来都是回不了的。

经老同学一提,才恍然忆起原来之前教学或办工作坊时,一再引用的“大猫来了”小插画,是自己中学上美术课时的小创意。

事缘多年没见面的高中老友,上周心血来潮约我喝咖啡。我们其实住得挺靠近,就隔着公园长长的绿化带,小河流打公园蜿蜒流淌,我家在河流北岸,她家在南岸。以往疫情前,到公园散步或慢跑,时不时还会偶遇,这些年来她对跑步始终执着,我膝盖老化跑不动了,自叹不如。

多年没好好坐下叙旧,难免总要聊起高中班上趣事。看来我的记忆力果真不好,竟对她高中修读美术一事,全无印象。她提起中学时,在华中南中特选美术课联展上,看到我们以猫为题的作品,其中唯独我的创作只画了小老鼠,反而不见猫的身影,让她记忆犹新。我当时愣了好一会儿,在记忆库里翻箱倒柜,始终对此事毫无印象,甚至怀疑她或许记错了。她强调准没错,因为当时我的图画创意,是反其道而行;同学们都直接画各种各样具象的猫,我则另辟蹊径,以心惊胆战的逗趣小老鼠,反衬出画面外大猫的可怖。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