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泡面

周维介:古怪歌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近日中国大陆歌手刀郎(左图)发布的新歌《罗刹海市》爆红;这首歌就收录在他的新专辑《山歌寥哉》(右图)里。(互联网)
近日中国大陆歌手刀郎(左图)发布的新歌《罗刹海市》爆红;这首歌就收录在他的新专辑《山歌寥哉》(右图)里。(互联网)

字体大小:

尤其是星光熠熠的演艺圈,举世瞩目,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能让众人心思复杂起来,群起解读,瞬间就有了一本书的厚度。

夜凉风清,我没来由想起半世纪前邻居小孩放学回家,朗朗上口背诵着“不打鼓,不敲锣,听我唱个古怪歌……一脚踩死象八个……兔子生蛋气死鹅……”的情景,问他歌谣何来,回说是教科书里的课文。旷日经年,我已忘得七七八八,这古怪歌。


古怪歌,别名多,或称颠倒歌、稀奇歌、逗趣歌……说的都是同一回事。活在人世,反常现象多半能吸引眼球,牛上树、猪飞天、人咬狗、鸟吞蛇……虽有悖常理,但听着可乐。

母亲在世时,常用“日头从西边上来”表达一切的不可能,准确传神。生活里,公鸡打鸣母鸡生蛋是自然界的常态,角色不会反转,颠倒了说会招来讪笑。电影《刘三姐》里,一众乡民与财主莫老爷的秀才团队对歌,罗秀才唱道:“耕田耙地我知道,牛走后来我走先”,话音落下,众人笑翻,只因犁田时“我走先”的是牛,角色对换,自贬了无法怨天尤人,落得尴尬。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