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缘

陆思良:老人跌跤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上篇文章提到我的大学同学来新加坡游玩时不慎跌跤的事。

我觉得“不慎”差不多是个托词。我那同学60多岁了,人上了年纪,日常行动做事再怎么小心谨慎,比起生龙活虎的年轻人,绊倒和跌跤的概率总要高出许多。

事实为证。我母亲晚年住在上海的养老院里,有次洗澡,旁边的护工正低头拿一样东西,没留神好好站着的她老人家转个身就跌在了地上,后来到93岁去世,她的身子骨一直没有恢复。我岳母70多岁时去菜场的路上,滑了一下跌跤,腿骨折断,打入钢钉,生理心理深受伤害,住三楼,没有电梯,上下楼梯需要克服“艰难险阻”,平时索性就几乎不出门了。去年疫情期间她以90高龄去世,之前和我妻子通话,经常抱怨她跌跤后身心都残废了,生活乐趣消失一大半。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