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定味

简妮丝:捧一杯清凉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一直记得,第一次品水的味道。那是十多年前作为交换生和同学一起去瑞士游玩。小餐馆里,服务员为我们倒了两杯用玻璃瓶装的矿泉水。同学喝下后说:“这水真好喝!” 我想,水无色无味,还有分好喝不好喝?便捧起我那杯啜了一口,那清凉中透着微甜的味道,现在忆起还是让人口舌生津。或许是以前从未留意,或许是当时那杯水实在风味超群,那是我第一次发现水亦别有滋味。

想来自己也是黛玉一样“连水都尝不出来”的“俗人”。《红楼梦》里妙玉煮茶,黛玉问妙玉是否是旧年雨水。 妙玉说:“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你怎么尝不出来?隔年蠲的雨水那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

除了梅上雪化成的水,《煎茶水记》还记录了所谓“刘伯刍所品七水”、“陆羽所品二十水”。传说陆羽除《茶经》还有本《水品》,但已佚失。《煎》里的二十水是不是陆羽推崇的,真实性无从得知,但名单中的“庐山康王谷水帘水”、“无锡惠山寺石泉水”、“苏州虎邱寺石水”、“扬子江南零水”当真都是古代的天下名水。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