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旅居

刘慧慧:因缘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一个纽约朋友曾经说过,这是一个精密复杂、老练有品位、有文化底蕴,夜不能寐的城市。一部电影《之前的我们》(Past Lives)唤起了一段段与纽约这座城交叠的时空记忆,一帖帖斑驳又飘移的人文影像。

第一次到纽约,住进了朋友家里,在Uptown的上东区大平层公寓。主修冷门中古世纪文学的朋友,5岁的时候随父母从伊朗移民到了纽约。1979年人质危机导致的剑拔弩张;那444天里,伊朗籍人面对社会他人异样冷漠的眼神,个个抬不起头,家家只能互相串门聚会聚餐。朋友当时12岁左右,学校与家里的两种不同氛围,焦虑不安的记忆,深深印烙于心。潜意识里,她在后来得更证明自己就是真正的纽约人,5岁前模糊的中亚乡土记忆并不是真正的生活。

12岁时,如今已是电影编剧和导演的Celine Song,随着从事电影工作的父母,从韩国移民到了加拿大,说出感觉自己从此成了空心甜甜圈。她辗转又拿了绿卡在更有影剧艺文市场活力的纽约大都会,完成了自己的编剧硕士学位,在百老汇剧场耕耘多年。2023年,她把个人心路历程嵌入自编自导的首部电影里,无论中译名为《过往人生》还是《之前的我们》,都无法涵盖电影探索的多维度主题。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