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后启程

马妲:战争疲劳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去荷兰首都很多次,就是没一次要把安娜故居当目的地。我也不会去买她的日记来阅读。我旅游的地方不多,在1993年近距离听过柬埔寨兵士的枪声,看过延绵不尽的地雷田,柬泰边界许多驻守的军人和一大堆的军械。开车的司机带枪,去丛林里看石城废墟的车上,柬埔寨军人好心派个荷枪的军人全程保护我们。那天的心情是既来之,抱着最坏打算,就是可能死亡。当年以为战争结束了,柬埔寨的旅游开放,可以任意旅游。没有想到内地的局势依旧紧张。后来,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界,看到那些山区里的重型武器多得数不清的军械店,街边驻守的军人脸上的杀气,冷肃的眼神扫过来,让人笑也不是,不笑也觉得不是,匆匆经过那区,跟司机说,我们还是退出此地。

2001年去布拉格玩,被问起要不要报名去参观二战难民营?有人要组团去。我直接摇头拒绝,免费甚至派现金我也不去。我看过柬埔寨的S21虐人监狱和杀人场那头颅塔,看了都想作呕。还有那些处处可见的死者的衣服,还没挖出来,露在走过的泥地。单单是战争后的实地旁观者,这些屈指可数的经验,都足以让我产生战争疲劳。

读人类的历史,自古贪婪掠夺好战争霸,流过的血,五湖四海装着都会溢出来!而人类的文明文化与明治的成绩,却宛如星星之火点缀在天空那样微弱。有记录没记录的战争故事,撩起战火与戡乱平定的,靠的是家破人亡的血肉捐躯。现代战争的立场冲突,谁对谁错,谁愚蠢谁利用了谁,谁甘愿为微薄的利益被利用…… 我拒绝去研究也不愿意再接触关于战争的纪念事物。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