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通信

毛尖:追忆一道半封建半社会主义硬菜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其中有四天,我外婆要搬出八仙桌,一天祭神三天祭祖。祭神祭祖我们都喜欢,但更喜欢祭祖,因为给神吃的东西,都很大件,而且常常半熟,不能现场开胃。

祭祖八大碗,八大碗里鸡鸭鱼猪和菩萨一个待遇,但都煮熟切好,流光溢彩地叠在碗里,其他四样按时令,清明节有油焖笋,中元节有黄花菜,除夕有咸枪蟹,当然最重要的是,十八鲜。

现在再没有人做十八鲜。这个听上去能进入满汉全席的名字,其实是七十年代的一个纪念碑。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