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小铺

汪来昇:那天,我的灵堂前唱卡拉OK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以前,我们常开不善辞令的保险从业员的笑话,认为他们推销保单时会说:“你想想万一有一天你车祸,断手断脚,或死翘翘了,你或你的家人怎么办?”虽然这话不中听,却也说得在理。我们真的为“临终”和“死亡”做好准备了吗?

其实,大家内心深处都深知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必经之路,但往往避而不谈,多有忌讳。

少年时,初次与“死亡”正面接触,是我中二那年阿嬷离世。她清朝末年出生,经历二战,参与新马建国,虽然对孙儿慈祥,但眉宇间总有“霸气”,展露出那个时代女性能撑起半边天的坚毅。守灵时,为了躲避外堂的吵杂,我常躲到内堂里去,甚至常在灵柩旁的长凳打盹。正逢少年时的我,对人生充满期待与希望,总觉得“死亡”离我好遥远,几乎是不会到来。但而立中旬的我,身边不少长辈亲戚逐一离世,去吊唁的次数也与年俱增。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