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鼓声中

孙志贤:翻译漫谈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王老师步入教室,值日生正在擦黑板,老师眼尖,见到上面写有“象限”两个汉字,多言的小忠立即报告:“是数学老师写下quadrant 的翻译,真不明白这词跟‘象’有什么关系。”老师解释:“quad 就是‘四’的意思,相信当时的译者要找‘四’的代替字,费尽心思,而‘象’在华文就可以代表‘四’,大概是出自‘太极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立体几何中的octant 被译作卦限,道理相同。

古时翻译有音译和意译,“菩萨”和“可汗”就是音译。清末民初时外国文化大量涌入,当时懂外文的人极少,对音译抗拒,所以以意译居多。那时的翻译水准很高,就算音译,用字也很典雅,例如“逻辑”“芭蕾”等。意译更是一丝不苟,拿radiation为例,用中文来表达出这个较抽象的概念,搜索枯肠,最后译成”辐射”,“辐”就是车轮中连接车轴(或车毂)和轮圈的直木,向外散开,很形象化。

日语因为有五十音,音译较易,日常生活的舶来品如硬币(coin コイン)、 领带(necktie ネクタイ),和英语发音完全相同,例子随手可见。巴士和德士,50年代在中国意译为公共汽车和计程车,后来音译才被大众接受,渐渐流行。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