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粥

李一翔:脚踏车店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我之前常去的三家脚踏车店都关门了。两家在疫情前,一家最近才关了门,这家“振丰车行”,从中学时就去,习惯了它的存在,也以为它会永远存在,直到上个星期,有人告诉我,它关了,我不信,去那里一看,它真的就关了。

振丰车行的招牌是从右到左的繁体字,在如切应该也有50年了。住在艾弗烈路(Everitt Road)时,父亲送了一辆轮子直径只有30厘米左右的红色脚踏车给我。它轮子虽小但是齿轮比高,可以骑得很快。这辆用皮带传输动力的脚踏车不需要什么维修,去振丰车行多是为了借用脚车泵替轮胎打风而已。不过去多了,和头发花白的老板和他儿子也逐渐地熟了。从中学到初院那几年,常一个人骑着这辆被昵称为“小红”的脚踏车到东海岸公园,让她陪我坐在沙滩上看海,吹海风,直到天空暗成一片深蓝,岸外停泊的船都亮起了点点荧荧的灯火……

上大学后,忘了从哪里弄来了一辆二手公路脚踏车(Road Bike),去振丰车行除了打风,有时候还会替这辆车换零件,补轮胎。大三那年把小红留在艾弗烈路,把这辆脚踏车骑到云南园去参加铁人三项的竞赛,骑它去环岛。不过大学毕业后搬回艾弗烈路,去邻近的地方,我还是喜欢骑小红。有一次去甘榜景万岸,把小红锁在地铁站边停放脚踏车的地方。只离开一会儿再回来时,小红就不见了,我愣了,惶惶然地找了几圈后才失魂落魄地走回艾弗烈路,去德明熟食中心对面的警亭报案,希望警方能帮我找回被“绑架”的小红,痴痴地等待着警方已找到小红的通知,等了34年……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