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云

胡月宝:访昔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新马不只是位置邻近,各族文化也很相似。所以,椰浆饭、肉骨茶、印度煎饼到底是谁家的专利一直吵个不停。两地曾经共同拥有一段数百年的历史;1965年政治分家后,从此走上不同的道路。70年后,两地生活迥异,渐行渐远。于我而言,踏入这个近在咫尺的时空,就仿佛坐上访昔的时光列车,返回到遥远的过去。

40年前,岛国迎来一次大规模的人口集体迁移。国人迁入组屋,按人口比例比邻而居,和谐共处。组屋林立后,原本遍布全岛的各族村落瞬间清空,国人的生活迈入崭新的组屋模式,就连路边的树也多是“移民”。来到吉隆坡,蕉风椰雨扑面而来,各种大小村落市镇接踵出现;中文、马来语、淡米尔语三语招牌跃入眼帘。这些如今只能在博物馆里模拟出来的地理景观,在这里都是鲜活的。这里的生活气息浓厚,与人烟不再、乡音乡情尽失的乌敏岛截然不同;这里保留了祖辈迁到南洋后的各种踪迹,而类似的风貌在岛国已不复见。我不禁感叹,如果当年不那么决绝地告别“落后”,保留几个富有特色的甘榜多好啊!

最近受邀到马国新纪元大学学院。此行的感动是邂逅了失落多年的南大精神。有压迫就有抗争,再穷也不能穷教育,民间维护华教的意志顽强;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这就是南大精神。为凸显在恶劣环境里自强不息、力争上游的南大精神,研讨会办了一个别开生面的仪式:纪念华教先贤。台上立着三个白底黄色的大花圈,屏幕上列示着密密麻麻的先贤姓名。陈嘉庚、陈六使、李光前、庄竹林等名列前茅。学生司仪诵读长达十分钟的祭文,华教代表三鞠躬,全体肃静,礼毕。此情此景,曾几何时?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