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串篇

蔡履惠:愿天灾只是路过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不久前台风海葵登陆台湾的台东,可是我的出生地啊!不由想起少小时在台东经历过的几次台风。由于住的是日治时期留下的日式房子,木造的建筑最怕强风来肆虐。一旦官方发布台风警报,一式两排的宿舍便骚动起来,如临大敌。家家户户的男主人,纷纷强化家居安全,在窗户的上下框对角钉上两根交叉的木条,当强风打上窗时遇上木条便分散了力度,往往便保全了紧闭的窗玻璃。即使是树木,较为瘦弱的,也在它四周安上木条增加支撑力。人与树风雨同舟,在台风天越见真情。

说也奇怪,最强的风力似乎总刮在夜半时分,鬼哭狼嚎似的不扰人清梦不罢休。呼啸的风擂鼓般的雨点曾惊扰我的眠梦,我爬起身,贴近窗看着后院的树木被霸凌得东倒西歪,谁家的铁皮板抓狂似的拍打自己的噼哩啪啦声,还有其他受到恶整无法安于原位的东西落地声,种种不和谐的声音杂乱得此起彼落,却看不到操纵一切的恶风嘴脸。还曾目睹自家后院的葡萄架在一阵呼啸过后,应声倒地。随着倒地的还有串串就快成熟的葡萄。

台风是鬼怪的化身吗?总在天明离去。然后,大人们忙着善后,无知的小孩子忙着玩积水。台风天是放假天,彼时不知生活磨难,为着不必上学,能在水沟里捉鱼乐翻了天,却不知那是养殖业者的辛苦营生付诸流水。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