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粥

李一翔:企鹅拉拉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不难想象飞禽公园把一群绅士、国王、洪堡企鹅(Humboldt Penguin)和北跳岩企鹅(Northern Rockhopper Penguin)从裕廊搬迁到万礼时的骚动,却很难想象一只帝企鹅(Emperor Penguin)背着一个绣着一个“P”(代表Penguin)和写上“らら”的迷你红蓝色小背包摇摇晃晃的走上街去买鱼。这可不是卡通片里的画面,而是曾经发生在日本鹿儿岛志布志市的真“鹅”真事,那只企鹅的名字叫“拉拉”。

1987年一艘日本远洋捕鱼船发现被困在鱼网中受伤的企鹅,船长认为如果丢下受伤的企鹅,她的伤势可能恶化,存活率不高,于是把企鹅带回日本。到了日本,船长的朋友元西先生决定收养这只企鹅,建了一个24小时开着两台空调的小“冰房”,拨出一年约360万日元(新币3万2000多元)的电费、伙食费和其他费用来饲养从南极来的拉拉。直到1996年,企鹅拉拉在鹿儿岛过了惬意的九年后才因病去世。说她过得惬意也许会有人认为子非“鹅”,安知“鹅”之乐?一只来自南极的帝企鹅单是要适应九州岛鹿儿岛的天气已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地处亚热带的鹿儿岛冬天最冷的温度经常比南极夏天最热的温度还高,怎可能过得惬意?

记得2015年深秋在鹿儿岛滨海一带晃荡,也只需穿上一件布料较厚的长袖衬衫。从码头沿着海湾走过水族馆边的水道,一面看海豚表演,一面走到正在举行鹿儿岛饮食文化节的滨海公园去,开始起风,有点凉意了,在烧酒摊喝一杯屋久岛的“三岳”,一杯白玉酿造所的“白玉之露”地瓜烧酒后,全身就暖活了起来。而2017年初夏在南极,穿了三层,戴上了帽子和手套,一走出“诺瓦海洋号”的船舱还是觉得寒意袭人。最终船被困在彼德曼岛前不远,南纬65度07秒海域厚厚的海冰中,无法继续南下寻找帝企鹅。在那次的行程中只遇见绅士、帽带、爱德琳和马可罗尼企鹅(Macaroni penguin),与帝企鹅缘悭一面 。帝企鹅一般上是栖居在南纬66到78度之间的严寒地区,是18种企鹅中唯一在冬天繁殖的品种。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