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泡面

周维介:涨风吹寒几个冬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咖啡乌价码调了几回,来到一块三毛钱,而咖啡味却越来越淡薄。(档案照片)
咖啡乌价码调了几回,来到一块三毛钱,而咖啡味却越来越淡薄。(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疫情前,买个包子两块钱有找,疫情后两元钱出手有如单程票只去不回。


天天与朋友“搅咖啡”打发日子的老林说,像他这种退休多年的老鸟,两年来心头的鸟气是:物价任性地涨涨涨。他明白摊贩的苦处,自己却有点吃不消。老林的吐槽,赢得一票咖啡友共鸣,从衣食住行开始数落,说得口干舌燥,感慨活到耳顺之年,这股涨风真是既猛且长。

众老头发牢骚,就忍不住缅怀从前,才感知物价平稳才称得上岁月静好。糟老头慨叹这些年饮料两翻三调,从茶水摊拒绝给老头儿提供白开水开始,价格就不听话了。反正舆情没惊动官府,闹了三年的疫情是绝佳的盾牌,借势提升价格,消费者多能感同身受。这阵子起价的同路人多,管他幅度是否合理。众人皆沉默,于是各路神仙过沧海,各显神通。这波涨风,范围广,方式也多元。

两千年前,太史公司马迁掷下“民以食为天”的睿言。粮食是命,早早就写在每个人的额头上。媒体捎来信息,这两年的涨风,食,拔得头筹。前不久的官府数据:本地消费价格连涨十个月,市民怨叹菜篮子太沉重,茶水都少喝几杯。老朽如今买茶水,得啰嗦先问价钱,因为各摊涨价时间不同价码也不同,老朽记不牢。咖啡乌价码调了几回,来到一块三毛钱,而咖啡味却越来越淡薄。糟老头站在茶水摊前要一杯咖啡乌不加糖,头手端起壶,小心翼翼往杯里倒咖啡,水位明显下降,不及三厘米,其余灌入杯里的全是白开水。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