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遗珠

木子:生日被退休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好像全世界大多数的雇佣合约都一样,退休的起始日期都“钉死”在雇员生日当天。然而,“退休”这玩意儿具体是由谁开始把弄的,貌似已不可考?最远甚至可追溯到公元前13年,罗马帝国的開國君主凯撒大帝给军人下的规定:役满16.25年才可以退休。1881年,德意志帝国的第一任首相俾斯麥親王——奥托·愛德華·利奧波德·冯·俾斯麥,将退休年龄定为70岁;这制度一直延用了36年,直至第四任首相伯恩哈德·海因里希·卡尔·马丁·冯·比洛上位后,才在1916年减少到65岁。1908年,大不列顛王國所通过的国会法案,规定的退休年龄也是70岁,到了1946年才改为男性65岁,女性60岁。因为德、英两国都是年满70、65或60岁退休,所以大家伙都默认花甲生日前的一天,便是退休雇员的最后工作日。

我在C国工作的前13年里,记忆中只有2020年的生日是在小国过的。若不是因为2017年假新加坡侨福当代艺术馆开了一场名为“出世入世皆为生活,多情无情别有趣诗”的趣味禅诗讲座,交往了三年多的王馆长非得拉着一拨好友给我在网红打卡点Atlas酒吧聚餐庆生,铁定我绝不会在大学还在上课的繁忙期间特地从C国飞回来小岛庆生。

今年是我在C国工作的第十四个年头,恰逢花甲大寿,妻在她兄长回新过60岁生日那天,确定了要向她嫂子好好学习,给我也办一场花甲寿宴。许是因为从我们的订婚到结婚、三个孩子的满月到周岁等等宴请场合,通通都由我独揽大权操办;现如今老头都倔到60了,好歹也得让妻做一回主,操劳着给办上一场飨宴,那就答应了吧。坦白说,一开始我对花甲寿宴并不热衷,主要原因有三:一是这学期我周四晚和周一早都有课,回新的航班只能是周五上午以后,在家短短逗留两天到星期天就得飞回,实在太匆忙了;二是在我回C国的两天后,妻立马将领着教会的牧师和会友一行六人到我所在的Z市和潮州游玩八天,生日大可等他们来华后再补庆;三是因为我在9月14日跌跤住院五天四夜期间,在病床上获知大学给我的续聘仅仅两个月,而60岁生日后的返聘条件却极为苛刻,所以明年1月27日后我即将面对临老失业了!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