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遗珠

木子:话说澳门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澳门曾是我常常经过的地方,或者更准确地说,澳门机场曾是我常常经过的地方,不论着陆或者起飞。

自2010年2月开始在C国Z市一所港制大学任教以后,频繁地往返Z市和寡民小国遂成了生活的常态。2011年6月至2014年4月的两三年间,小儿跟着我在Z市生活的那一段日子,澳门机场更是父子俩的悲喜交集地。

我始终记得抱着小儿从Z市坐一小时的公交车到C国口岸过海关,再从澳门口岸坐半小时的公交车到机场,等他妈妈趁着学校假期来探望和陪伴,小儿小脸上雀跃的期盼。我更忘不了每当假期结束时,父子俩在澳门机场送别小儿妈妈,妻每常泪流满面地进闸,小儿却一直强忍到我们坐上回口岸的公交车才肯哭出来的心酸!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