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衣草

刘培芳:遇见蒌叶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黄昏时分,我独行铁道走廊,来回山景道与武吉知马山麓下。空气凉沁沁,满眼盎然绿意,心情好,眼中林木闲花异草也长得格外茂盛动人。

高耸的南洋楹,树冠枝叶迷人如镂空织锦,林荫下的火车旧桥边,竟冒出桃红粉白的玉叶金花,和桥头石墙上攀附的薜荔硕果相辉映。喜欢这道近在住处咫尺的绿廊,它保留和催生许多自然野趣,让我在现代文明的便利里,享有荒烟蔓草葳蕤葱茏的乡居情致。

夕阳西下,暮霭渐沉,回家山径上,见一年轻男子在沟壑荆棘丛中采摘野草。我上前打个招呼,担心他以为我是什么执法人员来干预,于是先亲切问好,说自己只是好奇他采撷什么东西。他让我看手中收获:几片嫩绿油亮的心形叶子,脉理纵横交错间凹凸有致。我一看似曾相识,这不是蒌叶吗?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