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心殿

衷晓炜:登楼迎春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衷至柔(Jamie Chung)《升·降》。
衷至柔(Jamie Chung)《升·降》。

字体大小:

步步高升的职涯,登上顶楼却高处不胜寒:伙计要懂急流勇退,老板却要愈挫愈奋。

流年辰光,偷换如箭,2024,倏忽就已经是二月了。


印象中这个月份总是令人期待的——因为即将来临的,“家”的气息芬郁的阴历春节。无论捞鱼生还是压岁钱,这人人都爱的节日,使平平无奇的生活,变得小有波动——节日的重要性就在于此。我们已经如此习惯计划,服从规律,遵循时刻表,精算报酬率,纵然容许错误,也得控制在5%的统计标准差区间内,才算是“专业”。因此,过节,成了脱离枯燥烦闷的生活 “正轨”,短暂“出轨”的好借口。

中世纪的瘟疫是黑死病,20世纪的瘟疫是猪流感,而现在这个新时代最时兴的瘟疫是“有点烦”。拜伦就曾哀叹世界“除了感到厌烦与使人厌烦,什么都没有”。以前厌烦似乎只是个边缘现象,只存在于贵族与修士身上——它是地位的象征,唯有上层阶级才有厌烦的物质基础。但现代人衣食无忧,饱暖之下不思淫欲却厌烦起来——它“快速、突然地、压倒性地、迅雷不及掩耳地袭来。当大部分人都还在抗拒这个事实的时候,它们便永远地改变了我们。”(卡谬《黑死病》)。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