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瓢饮

何华:春日读书记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午后温度升至22度,春光明媚。泡了一杯瓜片,吃了一块叶受和的枣泥饼。通常一次只能吃半块,今日胃口大,转眼一块不见。翻出手机里的图片:史可法三言对联:“常静坐 多读书”,也算六字真言。现在读书的效率低了,一本书读很久。班宇的短篇小说集《逍遥游》读了几篇,极好。虽然极好,也就放下了,还有几篇未读。年轻时不是这样,遇到佳作,总是一鼓作气读完的。

又翻出《孙犁代表作》重看,孙犁真是耐读,常读常新。最初知道孙犁是因为中学课本里选了他的小说《荷花淀》,后来又读他的《芸斋小说》《耕堂杂录》《耕堂散文》《耕堂读书记》等,他文字老辣,朴素深刻,自成一格。孙犁在某些方面会让我想到汪曾祺,但汪曾祺太玲珑了,太名士派了,太想得开了。孙犁的涩和纠结反而更耐人寻味。孙犁也让我想到周梦蝶,尤其在对待女性方面,他俩审美观接近,皆擅幻想,都很痴,周梦蝶更痴。

孙犁喜欢鲁迅,不喜欢周作人,这可以理解。我很惊讶孙犁不喜欢沈从文,后来知道他对丁玲如此崇敬,即刻恍然大悟。没有人没有私爱与偏见,这才是人。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