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东西

林和人:然后又是4月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妈妈死后的第一个早晨,作者也是坐在这个位置上。(作者提供)
妈妈死后的第一个早晨,作者也是坐在这个位置上。(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再过四天就是妈妈离世的一周年。她生命里最后一个4月只有五天。第六天的早晨,天空特别清亮广漠,我一个人坐在公寓楼下的咖啡店某个靠窗角落。“她的缺席就像天空,覆盖一切事物。”C.S.Lewis这句话让我读完恍惚半晌,完完全全就是当时我内心的写照。

Andrew Hudgins《给父亲的挽歌,他还活着》也把我耿耿于怀的纠结写了出来:“他准备好了。我没有。我无法/愉快地跟他道别/仿佛他是为了让我往后旅途顺利平安/而启程的。”妈妈不在了的现实明晰刺眼。

妈妈走了一个星期之后,在同一家咖啡店,在同一个靠窗角落,我才恍然,从今以后,我想在这里坐多久都可以了。妈妈走了三个星期之后,我第一次回到曼谷,拖着行李穿过入境大厅,一路失魂落魄,我才有点懂了,死亡是什么呢?死亡就是,再也没有人等我打电话回家报平安了。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