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泡面

周维介:猫捉耗子狗看门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挂在私宅门墙上的“内有恶犬”牌子,风光数十寒暑后,因电子联网防盗神器普及,于今已近销声匿迹。(作者提供)
挂在私宅门墙上的“内有恶犬”牌子,风光数十寒暑后,因电子联网防盗神器普及,于今已近销声匿迹。(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家猫遇见沟渠蹿出的硕鼠,便一个劲地逃,昔日的王者风光不再,你便明白,观念绝非一成不变,它也有新陈代谢的时候。

一甲子前,我从乡村搭车上学,沿途经过私人有地住宅,发现不少人家的门墙上,挂着“内有恶犬”的牌子,还附着狼狗凶神恶煞的模样,这是善意的提醒,也警告歹徒别闹着玩。至于屋内是否真有恶犬,就不得而知了。那时乡下的亚答屋或锌板屋,门虽设而常开,似乎家家都养狗看门,独缺那块“内有恶犬”警示牌,这是城乡差异。


那时的海岛乡村处处,养狗看门,养猫捉耗子带有保家维安的功能。早年华小课文《守门的小狗》如是描述:“我家小狗,喂得很饱。坐在门口,把门守好。看见熟人,摇摇尾巴。看见生人,汪汪汪叫。”那年头乡人养的都是看门狗,狗模狗样生人见着都畏几分。走进陌生的村庄,一般人习惯手持棍子壮胆,以防狗眼看人低,闷声不响咬你一口,受了伤只能自叹倒霉,没听说谁报警捉拿元凶归案。那时的狗,和人一样粗生粗养,想受宠还得看称职与否,不可能“吃头家睏头家”却不作为,想靠嗲声嗲气娇吠几声便博得主人欢喜,陪他大被同眠,没门。不称职的看门狗,整日浪荡在外,惹恼了主人,搞不好要面对逐出家门的惩罚。

那阵子,主人与猫狗一般互动良好,但与“宠物”概念对不上号,时人不兴特定的猫食狗粮,没有铺上暖垫的猫窝狗屋,更没有专为宠物而设的诊所医院。因此,猫狗必须具备起码的生活自理能力,以防不景气食物供给不足,还能逮壁虎捉蟑螂凑数。主人家给的那点厨余,食不果腹,要满足五脏庙,得自寻出路。小学课本里“猫吃鱼、狗啃骨”的描述,其实必须以五谷丰登的荣景为前提。物资匮乏时期,主人自己都盼着有鱼有肉打牙祭,猫狗又如何能分一杯羹?打狗看主人,狗粮丰富与否也真是要托主人的福。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