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叶孝忠:大吉岭的泪水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性格爽朗的Lucky为我们准备不丹菜。(叶孝忠摄)
性格爽朗的Lucky为我们准备不丹菜。(叶孝忠摄)

字体大小:

大吉岭我来过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蒸汽小火车我搭过,也在百年老的咖啡馆里吃过下午茶和点心。逛过湿润的茶园,品尝过世界闻名的大吉岭红茶。在以喜马拉雅动植物为主题的动物园里,我看过那神秘而慵懒的雪豹,它得上天宠爱,可以长得如此漂亮。天气好的日子,在住宿的阳台,一列雪山在云雾散去后冒出白头,那是人们来大吉岭的理由之一。

百年前的英国殖民统治者,为了避开炎热的平地,在大吉岭建设避暑山庄,英式别墅散落于山间,不少已经改造成精致的小旅店。被誉为避暑山庄之后(The Queen of Hills),大吉岭的旅游业十分蓬勃,深受旅行者的欢迎。

这次再访,倒不是因为我特别喜欢这个目的地,而是作为前往锡金的中转站。我重新记起这座山城难以忍受的烦嚣,它路窄车子多,车子在身边呼啸而过,频频鸣笛,提醒路人让路。人们走在路上得小心翼翼,旅行自然无法放松。房子密密麻麻而建,啃食着山体,却吐出了无数的垃圾。原本只供少数矜贵的英国人享用的山城,根本就没有能力应付不断膨胀的人口,加上大量游客蜂拥而至,大吉岭面临着严重的缺水及污染问题。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