葆箱注

李天葆:与君梦幻里走一遭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亚洲画报》创刊号封面人物尤敏。(作者提供)
《亚洲画报》创刊号封面人物尤敏。(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岁月退到1953年,清秀的一张巴掌脸,《亚洲画报》创刊号——她可是多期创刊号的封面人物,淡雅如兰,楚楚动人,虽戏暂时不出众,人儿却适合印在画报上。

想我一路搜集画报,不过是偶一为之,事缘年少,翻父亲旧藏,每每记下,后来念及,已是二三十年之久。之后搜寻娱乐杂志,乃始料未及,毕竟“路柳墙花”之艳丽,比一般掌故轶事更多一分当代即时感,花月春风也是当时当世的。


就拿《娱乐画报》来说,封面经常是生活瞬间照片,有时是素颜,尤敏难得有几次,即使是新春喜庆,她也是红裳清水脸孔,荷花不施颜色,淡淡眉眼,也有一丝哀愁:1962年,母女财产案件,家事变成公堂,她出入法庭,据说陪伴在侧的是雷震。《花样年华》新的修复版,我并未进戏院观看,完全梦中之梦了,不堪今夕对映旧日。雷震的戏不过几场,就在写字楼,暗换条领带,就算是细节中的高潮了,衬托张曼玉的丈夫种种细节,却已是静默里的不动声色。字幕里有于倩,有个框框,证明过世前还有戏份,可惜不留痕迹,剪到最后没有了。于倩最早出现哪一部电影?好像是《万花迎春》,乐蒂女董事长旁边的秘书,机灵的捧着文件走出走入,庄元庸扮乐蒂,她也忍不住笑;歌舞团的旁白也是于倩,说的卖玫瑰花的少女,最后得到天使的眷顾。雷震没有跟于倩合作过,1999年的于倩,不,1984年演《香江岁月》的于倩,也是红颜将尽,红颜憔悴也是一种戏,那种粉褪妆残也有悲凉之美。据说《花样年华》最早也有李菁。

李菁犯不着如此,只不过始终没有亮相——惊鸿一瞥,可能让人不察觉。叫昔日明星枯坐半天,或许才一个镜头。随时才一个镜头,她预料这一切,避免了银海沧桑今昔对照的尴尬。她以前在《万花迎春》,又是万春迎春,一个歌舞场面,摄影镜头特别钟爱于她,偏是她格外娇美,十四五岁的少艾,化妆起来,水滑嫩丽,不能说惊艳,只可称得上俏丽——李菁在《宝莲灯》华山圣母旁边,如花貌是林黛,含苞待放的是她。双凤奇缘里的丫环戏,甚至是《西厢记》,隐隐走向主角。这一代竞争比较剧烈,特写玉照也有分开的。不过谁看过林黛李丽华合影?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