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泡面

周维介:那年交笔友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鸿雁往来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笔友也随着成了过去式。(作者提供)
鸿雁往来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笔友也随着成了过去式。(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不同时代,产生不同的沟通模式,以笔传情的方式被淘汰了,但活泼的思维内容总能适应硬件的更迭,持续以生动的内容戏谑人生。

网络还没颠覆人们生活的年代,平民百姓家中少有电话。住在郊区,打一通电话得走一段远路,来到公共电话跟前,电话经常积劳成疾,不作为,大煞风景。至于长途电话,既不便又昂贵,凡人担不起,鸿雁传书自然成了实惠的选择,“交笔友”这码事便应运而生。


笔友一词,听着就有点档次——纸与笔,毕竟蘸着千年文明雨露,第一时间便让孤独的少年心填满安全感。那个年代,很少听说交笔友而被诈骗的丑事。许是书信递送缓慢,信息操作无法电光石火般快速,一旦出了状况还有时间转圜,不似当今网络助纣为虐,秒杀便叫市井小民跌落陷阱。

谈笔友,人们习惯与男女情事挂钩,仿佛提笔交谊,动机只能是泡妞沟女。其实结交异性笔友并无不妥,无须咬定鸳鸯配对。英美有对男女,16岁便结成笔友,互通音信一甲子,方才晤面,你说他们的交往是否裹着儿女情长。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