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小铺

汪来昇:看飞机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自大约八年前阿爸查出胰脏癌起,医生那时便让我“做准备”。许多发现胰脏癌的患者,察觉时都是晚期,而且在半年一年内,多半都已经去“卖鸭蛋”了。所以近日我常和他说,这八年来是他“多赚”的,若能继续在人间修行,那是更大的福气,若得“早走”,那也是一种解脱;虽然还在受病痛的苦难,但我给他的说法总是,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我们“赚到”,所以必须懂得惜福。

近期他的病情开始有扩散的迹象,他也咬紧牙关忍着,在我面前总是装出一副“没什么了不起”的样子,但我能体会他这“传统男人”背后的不舍、不甘与不说,就是希望报喜不报忧。于是,我查看了他复诊的日期,我就在那之前给他安排了一次staycation(且译作“国内度假”)。

晚年的阿爸很宅,后因癌症关系,行动也不像从前利索,所以更少出门。好不容易说服他去小度假,我还得变着法说是因为父亲节,得让我孝顺他。入住樟宜的酒店后,放眼看去,窗外确实景色怡人,有海有对岸的外岛,还有游艇来回行驶,以及飞机缓缓下降。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