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泡面

周维介:小六会考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1999年小六会考成绩放榜,南洋小学毕业生等待领取会考成绩。(档案照)(Lianhe Wanbao)
1999年小六会考成绩放榜,南洋小学毕业生等待领取会考成绩。(档案照)(Lianhe Wanbao)

字体大小:

两三年前,小学离校考试取消了实施49年的总积分制,改以科目等级代之。至此,状元匿影,为一分之差担惊受怕的应试压力一时遁形。

屈指一算,小六会考离我已61年。一甲子岁月,一生只一轮,虽嫌少,记忆却一箩筐。多年以前,我在国家图书馆翻阅上世纪60年代的旧报纸,一篇谈及小六会考的短文截住了我的目光。从短文得知,今日让家长心头紧绷的“小学离校考试”(PSLE),始于1960年。

1959年6月3日,新加坡正式成为自治邦。数月后,教育部就破天荒推出淡、巫、英、华四种语文源流的“小学离校考试”。我有点好奇,这迅雷不及掩耳的宣布,令时人急坏了,还是亢奋?

首届四大语文源流小六会考,总考生三万,仅一万三金榜题名,一万六名落孙山,平均及格率区区四成四,其中华校及格68%;马来学校48%;英校34%;淡米尔源流垫底。报章消息,当时有的学校全班落第,甚至全校考生集体“肥佬(不及格)。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