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串篇

德而:三毛钱的古早味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我们避开了假日周末通关的拥挤,在周日轻松过关卡,很悠闲地在陈旭年街漫步闲逛,寻找同学说的好吃、有古早味的云吞面,以及好喝的咖啡和涂上咖椰、牛油和花生酱的三姐妹烤面包。如果不考虑兑换率,一小碗八令吉的云吞面,一小杯2.8令吉的咖啡不算便宜,和本地食阁七八块钱一碗面,连锁店两块多一杯咖啡的价钱不相上下。这几年高涨的物价叫两岸居民怨声载道,来载我们的私召司机都得身兼数职才能应付日子。

同学们几乎都在东部长大,对东部的古早味食物都有共同记忆,聊到吃喝,话题还真多,大家都吃过早已成为历史的好莱坞戏院附近的好莱坞煎蕊。光阴飞逝,一杯几毛钱涨到后来的块多两块。那时的椰浆香浓,青色的“米筛目”软弹,红豆很松很香很甜。现在食阁里所谓的槟城煎蕊已没有那种味道。

少年时代吃过的第一盘云吞面,是和同学在已经拆除的红砖国家图书馆旁的小档口,味道和价钱不记得了,只知道一盘吃完,那苦恼我几个星期的长命咳嗽竟然好了。更好吃的还有三毛钱一盘的马来卤面。那时住在甘榜,一个长得矮胖圆脸,长年穿着米黄色短裤白色背心的马来大叔,下午两三点一定推着三轮车从我家店屋前按着喇叭经过。卤汁中有虾皮、小豆干、半个鸡蛋和青辣椒。我和弟妹四人分享一盘,最后卤汁一定被弟弟舔到盘底干净滑亮。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