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眼

张曦娜:城市符号与时代记忆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新加坡先驱画家刘抗笔下的红头巾。(互联网)
新加坡先驱画家刘抗笔下的红头巾。(互联网)

字体大小:

最触动人心的是,胡润心最后一句“有粥吃粥,有饭吃饭“,道尽了她一辈子脚踏实地、不虚荣、不奢求的人生价值观。

五四运动之后,鲁迅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提出一个极为现实但也十分残酷的问题,当时,易卜生的经典剧作《玩偶之家》在中国风行一时,剧中主人公娜拉在经历家庭变故,看清自己在家中所扮演的“玩偶”角色后,毅然走出家门。《玩偶之家》问世后,惊动了西方世界,五四之后,惊醒了中国的知识分子。


1923年,鲁迅在演讲《娜拉走后怎样》指出,经济自由才是妇女解放的关键问题。在他看来,妇女只有获得与男人相等的经济权才能真正获得解放。在鲁迅看来,娜拉出走后或者只有两条路:不是堕落,就是回来。因为“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而卖掉。”

回头看去,20世纪初叶,源自中国珠三角顺德的自梳女是当年女性寻求身心自由,经济独立的真实象征。在同一个时期,有无数来自广东三水的妇女,漂洋过海到新加坡谋生,这群山水女人也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红头巾群体。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