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戏剧节2021复办 以戏剧之名,一起丰茂

去年因冠病疫情而停办的乌镇戏剧节,今年10月将以“茂”为主题登场。
去年因冠病疫情而停办的乌镇戏剧节,今年10月将以“茂”为主题登场。

字体大小:

艺讯

去年因冠病疫情而停办的乌镇戏剧节,今年10月将以“茂”为主题登场。主办方邀请从事任何艺术形式的戏剧团体、创作家和艺术工作者提呈表演项目,也鼓励年轻人参与青年竞赛,发掘艺坛新生力军。

图片取自乌镇戏剧节官网

《艺讯》为你报道国际艺坛重要动态。

去年中国因疫情延期的乌镇戏剧节回来了!第八届乌镇戏剧节将于10月15日至24日惊喜回归,本次乌镇戏剧节主题为“茂”——丰富而非繁复,野生而又丛生,茂士即才士,茂年即盛年,以戏剧之名,一起丰茂。

乌镇戏剧节“特邀剧目”等主要节目将陆续公布,组委会目前公开的是戏剧节一系列公众可参与的项目。

“古镇嘉年华”欢迎传统和前卫戏剧等各种艺术形式。

戏剧节“青年竞演”将以“树、面包、过去”为比赛的三个元素,参赛者可使用由组委会提供的简单桌椅,但不得自行制作或携带其他道具;参赛者必须有创意地使用这三个元素来创作舞台戏剧作品,演出时间不超过30分钟。

“青年竞演”是发掘青年新势力的重要平台。

即日起至8月8日,参赛者可上乌镇戏剧节官方网站(wuzhenfestival.com)报名,乌镇戏剧节初评委将根据网上报名结果做初选,并于9月1日公布成功入围的18部作品名单。之后所有入围作品将在乌镇戏剧节期间,参与两至三场公开演出作为初赛,初赛结束后将有六至八部剧目进入决赛,并由终评委评出获奖作品。

广邀任何艺术形式的参与

“古镇嘉年华”单元则以乌镇西栅独有的江南古镇自然空间为舞台,探寻戏剧发生的无限可能。秉持多元开放交流融合的理念,每年上百组古镇嘉年华表演团体,在乌镇的木屋、石桥、巷陌、摇橹船等场景中,打破与观众的观演关系,上演了上千场艺术表演。

“古镇嘉年华”敞开怀抱欢迎传统表演技艺、当代前卫戏剧、多媒体科技影像、空间装置艺术、音乐、舞蹈、跨界创意等一切具有美学震撼力和感染力的艺术形式,中国大陆各地的戏剧团体、艺术创作家、表演艺术爱好者即日起至8月31日,均可上乌镇戏剧节官方网站报名参与。乌镇戏剧节组委会将提供创作、表演、生活上的帮助,以及合作的机会。

除上述报名管道外,乌镇戏剧节也欢迎大众向组委会推荐所喜爱的表演,如果公众发现身边有令人眼前一亮的优秀传统技艺或独特现代表演,可在新浪微博、哔哩哔哩、抖音等平台以#乌镇戏剧节的标签,或直接@乌镇戏剧节,发布短视频,告知乌镇戏剧节官方,乌镇戏剧节组委会希望借助大众的目光,找到更多贴近生活本真形态并拥有旺盛生命力的时代艺术。

经历疫情下的延期,国内外戏剧行业都遭受不同程度的停摆,然而在乌镇,戏剧却从未缺席——2020年末,中国首档戏剧综艺真人秀《戏剧新生活》在乌镇录制,获得知乎91%推荐度,豆瓣9.3的高分,成为2021年开年“天花板级别”的口碑综艺,从舞台上走到屏幕中,又收获了一大批喜爱戏剧的观众。与此同时,《戏剧新生活》联合发起“乌镇杯·戏剧大赛”,全国百所高校与社会团体共有超过200家剧社参加,并展开精彩纷呈的线上戏剧展映。

七年间,逾百万名观众见证了全球五大洲近30个国家和地区的艺术表演团体,在乌镇留下动人身影,越来越来多的戏剧工作者和戏剧爱好者,将古镇嘉年华作为展示最新、最当下创作的平台,乌镇戏剧节古镇嘉年华前沿创作交流阵地的影响力持续攀升。

高品位选戏获肯定

以拥有1300年历史的中国江南古镇乌镇为舞台的乌镇戏剧节,首办于2013年,一大特色在于各个演出场所的多元性及专业性。

乌镇戏剧节以拥有1300年历史的中国江南古镇乌镇为舞台。

自创办以来,这一由戏剧人黄磊、赖声川、孟京辉协同企业家陈向宏共同发起的戏剧节,凭借其高品位的选戏,在戏剧界和戏剧爱好者中获得肯定,迅速成为中国国内少有的可比肩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和爱丁堡戏剧节的世界戏剧盛宴。

发起人、乌镇戏剧节总监制黄磊曾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说:“这七年,我问过自己最多的一句话是‘大家满意吗?’我想用各种方式让大家满意,居然在第七年的时候,有个女孩说我:‘来了好几次戏剧节了,你觉得对我们的表现满意吗?’我真挺感动的,就像七年撒的种子,第一次开出一朵花,这朵花叫善意,戏剧、艺术就是善意的传递,我觉得这是戏剧节最大的意义。”

乌镇戏剧节雅俗共赏,多元性及专业性令人称道。

发起人、乌镇戏剧节常任总监赖声川也谈到年轻人参与戏剧的重要性,特别是“青年竞演”这一平台的价值。他说:“我经常说要理解乌镇戏剧节,‘邀请剧目’不是最重要的,它与‘青年竞演’‘小镇对话’及‘古镇嘉年华’,四部分是平等的,我们平等对待它们。可能因为如此,乌镇戏剧节有某一种气质,会让年轻人觉得在这里更舒服。我们在年轻人身上也有很大的期望,在‘青年竞演’里面希望能看到精彩的作品。”

谈到对华语戏剧发展的看法,赖声川说:“应该说是谨慎的乐观,我觉得看来市场很蓬勃,但那也是可以随时消失的东西。我比较不满足的还是原创作品不足。大家去做解构的作品,我觉得很好,非常鼓励,因为那是一种能够做出很精致的艺术,但是我常想没有原创作品,未来的人去解构什么?而且我希望原创的新作品是能够记录我们整个时代的,我期待更多的好看的一些有文本的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