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复仇

订户

字体大小:

当罪如图腾在无人

的荒山 拒绝月光洗礼

当瘟疫如迷信如匕首 如

蛮荒的禅

当白鸟自甜蜜的复仇中

飞向永恒的祭坛 当

外邦传来荆轲死亡的箫声

我以诗的悲壮书写红楼的飞雪

北地胭脂啊迷恋着临风的玉树

啊狂冠 生于忧患的你切莫

死于病酒 你以笔砚魏碑独行于

血海滔天的江湖 我总是

听到江南的暮雨秦淮的歌韵

而泼墨 是洪荒的古坟焚的梦魇

而面东 是龙的腾云 蛇的吐信

臂上的秃鹰是传说中狼群的哀嚎

裸是呻吟的狂欢美学形上的暴力

最苦的爱情总辗转在酒醒的午夜

而南柯蝶影 汹涌的剧情

岁月 是酒旗凯旋的飞扬

慈悲是温柔的战士无悔的暴亡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